“炸弹”游历记 @五公司宣传部
2014-10-12 11:35:48   来源:   评论:0 点击:

在五公司三休办的院子里,放置着一个定时炸弹的炸弹壳。它有着非同一般的经历:从千里之外的朝鲜来到中国,跟随着当年的志愿军战士去过三原、宝鸡、铜川、南平、长沙等地方,如今在江西九江安家。几十年来,它用

在五公司三休办的院子里,放置着一个定时炸弹的炸弹壳。它有着非同一般的经历:从千里之外的朝鲜来到中国,跟随着当年的志愿军战士去过三原、宝鸡、铜川、南平、长沙等地方,如今在江西九江安家。几十年来,它用无声的语言诉说着当年五公司老一辈建设者南征北战的光荣历史。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为保障铁路战时军用运输,经中央军委批准,铁道部从东北铁路特派员办事处工程总队、西北铁路干线工程局、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八师、上海铁路局等单位抽调5160名职工、军人组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工程总队,这便是中铁四局的前身。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同年11月16日,中铁四局五公司老一辈建设者奔赴朝鲜战场,担负当时朝鲜京义、满浦、平北3条铁路线和两座特大桥、几十座高大桥梁的战时抢修任务,抢修长度相当于当时朝鲜铁路总里程的三分之一。

战争期间,美国把破坏志愿军铁路补给线作为实现其整个战略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出动轰炸机对铁路线投弹,给铁路造成了严重破坏。当时不管美国怎样轰炸,铁路职工都能很快抢修好,并且确保线路畅通。为防止我军抢修铁路,美军向朝鲜战场的铁路沿线投掷了成千上万吨的炸弹,其中就有一部分是定时炸弹。与即时炸弹不同,定时炸弹的爆炸具有延时性,在爆炸之前,其杀伤范围内的抢修工作都不得不停顿,以防止造成抢修人员的伤亡。

在当时特定的环境下,铁路职工开始承担起拆除炸弹的危险任务,以确保频繁的物资运输能在紧张的战争期间顺利进行。

第一颗定时炸弹,是抗美援朝英雄“拆弹大王”郭金生拆的。他在日本伪满洲国兵工厂被迫做童工时了解了一些炸弹的构造,之后在战场上不断摸索,熟练掌握了拆除炸弹的技巧。于是,郭金生就在铁道兵中开始教徒弟,使大家渐渐的都懂得了一些拆除炸弹的技巧。

拆炸弹的过程十分危险,一不小心就会失去生命,郭金生的大徒弟张臣就永远的留在了那片土地上。当时为防止伤亡太大,拆炸弹时只安排三到五人的队伍进行,张臣他们好不容易把炸弹从地下三四米深的冻土中挖了出来,炸弹却突然爆炸,在边上换班的战士王景新被爆炸的冲击波吹到了七八米外的地方,万幸留了条性命,另外两人则当场牺牲。

战友的牺牲并没有吓到英勇的志愿军战士,他们凭着过人的胆气和非凡的智慧拆解了一颗颗定时炸弹,还利用从炸弹中掏出的炸药补充后勤补给的不足

“(当时)炸弹最大的有两吨,我们这个炸弹比较小,只有三四百斤左右,当时最大的B29轰炸机可以携带4到6个。那时候大家说回来从朝鲜拿回国做个纪念吧,就用高边车,也就是装拉煤的车,拉到了修建宝成铁路的秦岭。”谈起五公司的这颗炸弹,抗美援朝老战士丁振儒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1953年11月,隶属铁道工程总队三大队的近千名铁路职工胜利归国后,把炸弹从朝鲜的骆夏(朝鲜音译)车站带回了中国。

当时铁路职工稍作休整,便整章建制的投入到宝成铁路秦岭隧道建设中来,成立的铁道部第四工程局第五工程处,即为中铁四局五公司的雏形。作为当时运往国内的弹壳最集中的单位,五公司职工把铁路修到哪儿,便把这些蛋壳带到哪儿。弹壳的移动轨迹勾勒出了五公司的发展历程,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铁四局对祖国建设事业的历史贡献。

回到中国后,炸弹壳的作用从杀人武器发生了转变。在那个国家百废待兴的年代,修建铁路资源极度缺乏,充满了重重困难,尤其是使用风钻打隧道时空压机上的风包经常因为频繁使用经常损坏而出现短缺。这时候,智慧的老一辈建设者想到了那些硕大的弹壳,他们坚固耐用,正常情况下外力几乎无法损坏,是很好的风包替代者。此外,还有绝大部分弹壳在1958年全国大炼钢铁时被上交国家作为炼钢的原料,支援了我国的现代化建设。

现存的这枚弹壳在在建筑工地上,有一个特殊的用场,那就是集合用的大铁钟。在电铃普遍使用之前,每逢紧急集合、上下班或吃饭的时间,工人们都能听道炸弹壳清脆的声音。作为“铁军”的见证者,这枚炸弹壳跟着铁路职工们在祖国大地上留下了许多足迹。它也承担着自身的任务,在工地上为大家传递信息,渐渐成为职工每日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时代在发展,“工地之宝”炸弹壳如今唯一的作用被电铃取代,它静静的躺在水泥台上,为人们讲诉当年铁军奋战的历史,传递着老一辈建设者们不怕苦、不怕累、奋勇向前、无私奉献的精神。


 

相关热词搜索:炸弹 公司

上一篇:全国首块雷达2000型双块式无砟轨枕 @五公司宣传部
下一篇:文化衫 @米继伟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姚李论坛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